保藏银河国际在线赌场
   您现在的位置:银河国际控股 > 银河国际文苑
 
【小说】矿 嫂
发布日期:2017-04-01    编辑:

   

 

杨桂珠

 

这一带是矿上的二节楼,矿里人都叫它“土楼”,是建矿初期盖的。楼分上下两层,有上下水,但没有暖气,冬天需自己烧煤取暖,现在看,就有点不伦不类了,但在三十年前,这60栋小楼相当抢手。你想想,室内有厕所,出来进去走楼梯,那是多新鲜的事儿!

在楼下的南北两侧,住户们都盖起了门市房,或者住人,或者储物,临街的人家还开起了小卖部、小吃部、修鞋铺。夏天把门一开,楼上的说,咸菜咋腌好、茄子怎么做才好吃;楼下的说,昨天谁家又吵架了,咋劝都不听。出来进去,透着亲切、热乎。

老陈俩口子住在门市房里。因为俩孩子都在外地上大学,他们把楼上租了出去,这样每年就能有点进项。门市房条件当然比不了楼上,墙皮薄,夏天闷得透不过气来,一点过堂风没有,一捂一身汗;冬天又嗖嗖地冷,屁股底下小火炕烫着人呢,四周的冷风吹得人肩膀缝儿疼。

为了孩子,老陈俩口子啥都能豁出去。

老陈今天是零点班,早晨七点多,陈嫂就开始忙活了。一共五斤肉,是老陈小班上个月高产,矿里奖赏的,陈嫂分成六份,用塑料袋装好了,稀罕巴差地冻在窗根底下的小缸里,盖得严严实实的,防止猫叼了去,贼掂了去。留下一块,今儿个要给老陈做酸菜炒肉。酸菜是自己腌的,主食是豆包,小豆也是自家在矿边上开的小园儿里种的。再从酱缸里捞出一个萝卜,切一半放到清水里洗了几遍,浇点醋,放小碟里,再倒一小盅酒——这就算齐了。

豆包腾透了,酸菜炒肉的香味儿也窜了出来,陈嫂一高兴,嗓子里就哼出了声:“俺是个公社的,饲养嘛饲养员来呵嘿——”要知道,人家陈嫂可是家属协管员的主力,在班前一亮嗓门,“钢丝”可多了。

左等右等,都快十点了,连个老陈的声儿都没听见,影儿也没有,这可不咋对呀!陈嫂心里乱糟糟的,扑腾扑腾七上八下地跳,眼前总觉着有小“黑蚊子”飞。不行,真的坐不住了,陈嫂朝邻居老王三姑娘家借来一辆自行车,噌噌噌地就往矿里蹬,因为一时着急,走到招待所时连车带人拐进路边的水沟里,把腿擦破一大块皮。

“嫂子来了,刚出来一天就找,干啥呀这是,都多大岁数了,还老公离不开老婆?”

刚进段室,段书记秦来富就跟陈嫂打哈哈。陈嫂一想,不像有事的样儿啊,她呼哧带喘地问:“秦书记,我今儿个可不跟你开玩笑,俺家老陈呢,到现在还没回家?”

“哎呀,”秦书记给陈嫂端来一杯水,“老陈没给家捎信吗,他连勤了,井下有点急活。”

“哎呀妈呀,你说这个老东西,他咋不捎个信儿呢!这个老东西,越老越不管事!”陈嫂揉着大腿,“你瞅把我给摔的,这家什的——”

她想起刚才的话茬儿,“秦书记呀,像你们当官的都不想媳妇,是不是?你们都是铁打的,你媳妇离了你你不想?想不是毛病——”因为陈嫂还有很浓的山东口音,“毛病”的尾音拉上去,又降下来,拖得长长的,把秦书记逗得咧嘴乐。

“嫂子,矿上奖你家老陈的猪肉好不好吃?”

“好吃!喷香!肯定是笨喂的。”

“好吃就多吃点,也别太苛拉自己了,这么大岁数了,你们两口子供俩大学生也不容易。”

“我没吃,一口没动,都让老陈一个人吃了。我老爷们一天下井三块石头夹块肉,我吃这个?我不的,我全都给他留着!”

秦书记想劝陈嫂两句,可嘴张了两张,最后啥也没说出来。

昨天一早上,矿工会女工委的杨淑芝就来到陈嫂家里,让她们几个协管员组合一下,周一下午两点班,一起到班前给职工缝安全帽带,连着三个班,一个矿工也别落下。陈嫂前楼的老协管员韩大姐,今年65了,按照杨淑芝的意思,就不想让她参与行动了,可老韩大姐非要坚持去,大家拗不过,就让她跟着,杨玉芝嘱咐陈嫂,照看着点儿,韩姐腿脚不利索,到时候别摔了绊了啥的不好,陈嫂说,我知道了,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。

因为事先筹划好了,几个协管员就提前赶到段室,帮着打扫打扫卫生。秦书记一边忙乎着端水果、倒水,一边说:谢谢你们了,煤矿安全生产你们可立了大功了,你们可是咱们的第二道安全防线啊!可得慢点啊,要是闪了腰,你们老公该找我算帐来了。几个协管员一边乐一边说,可不敢啊,你这么关切职工,谢谢还来不及呢。

工人升井了,家属们就把安全帽带子一一缝上,同时嘱咐几句安全寄语:“注意安全,别违章!”“媳妇孩子等你回家呢。”要咋说没白训练呢,工人素养可高了,乐呵地配合,一个个可有礼貌了。最后一个来的是段长李起生,他与矿嫂一一打招呼,握手并暗示感谢,看到老韩太太,他惊讶地问了句:“妈,你咋来了?” 老韩太太抬起头,瞅着自己儿子,乐了,脸上的纹路像花似的往耳朵后抿,她说:“过来,妈给你缝。”李起生笑眯眯地坐下来,哈着腰。大伙打趣道:这老太太是想儿子了,才非要来。老人咬断了线头说:“咱煤矿的家属不就是这么回事吗?天天就盼着下井的能安安全全的,把钱挣回来,一家乐呵的。起生他爸上班前儿我惦记,现在儿子下井了,还是安心不下。”“养儿赚的呗。”大家说。

每次下井,不论夜班多晚,自己不回家,老太太肯定等着他。家里最好吃的东西,儿子不吃,当妈的肯定不动。这就是娘。李起生想想自己也是奔四十的人了,还让老妈跟着自己操心,这大冷天的来井口……心里不太得劲儿,他使劲揉巴两下眼睛。

老韩太太嘱咐儿子:“在井下注意安全,别光顾着干活,噢!说话注意点,别总发脾气,听见没!”

秦书记这下可找着知音了,他说:“婶儿啊!知子莫如母,李段长干工作那是百里挑一,就是有时候……”大伙正全神贯注听下句呢,李起生赶紧瞪了秦书记一眼,秦书记一下子卡了壳,协管员们都抿着嘴乐,陈嫂赶紧把老韩太太扶起来,替她收好手里的针线,给她找个凳坐下。

要说也挺有意思的,矿工会请求家属协管员们出个节目,这不是春节快到了吗,到时候领导和家属都来看,因为节目的事,陈嫂跟杨淑芝来了倔劲。大家一致同意上快板,因为这种形式又有气势,又贴近矿区实际,人还多,容易出效果。杨淑芝说他承担找人写词,演员有王晓清、李玉婷等三个家属,还包括陈嫂。

陈嫂当时脑袋都晃成拨浪鼓了,额头上的一绺头发一颤一颤的:“我可不的,我可不的,咋整啊!这么大岁数了,我从来都没摸过快板。”王晓清等几个协管员说,咋不行,你嗓子多亮啊,就等你出彩儿呢,你要不上大家也上不了!陈嫂说:“这跟嗓子好两码事,到时候丢人现眼怎么整,记着说了就顾不上打快板,打到点儿上了,嘴就跟不上趟,我可不遭这份罪。”杨淑芝说,就是你了,你等着,嫂子,我承担找人教你打快板。

说归说,但陈嫂这个人还是服从大局的。你注意听:“晴空万里阳光照,呱达达,咱们姐妹来把心事唠,丁呱丁呱丁丁呱,说声矿工你记分明,处置违章不留情……”半天没动静,肯定是光想着词,忘了打板儿了。

矿里选的日子还真是不赖,冬日里难得的好天儿,西北风不那么刮脸,小太阳在天上挂着。矿大礼堂内,矿工和家属,受到表扬的先进,各级领导等一一悉数到场。轮到快板了,陈嫂抑制住心跳,身板拔溜直,紧跟在王晓清身后,四个协管员往台上一站,一身红缎子衣服,袖口、领口、裤脚镶着金色的云朵图案,腰间扎着小黑围裙,一双轻便的黑色软面布鞋,一路打着整齐的板儿,走到台中央,一亮相,“啪”,博得满堂彩。

快板声阵阵,嗓儿也亮,词儿也硬,说的都是矿里的眼面前的事儿,台下的工人和干部听得聚精会神,笑声一阵阵地,说到精彩处,爆起热烈的掌声。有一句是陈嫂的:“各位观众伴侣大家请听好,转型发扬大步跑,和谐矿区要靠大家双手来创建,安全生产大家要不要?”底下的观众一齐喊:“要——”震耳欲聋的喊声,显示了人们对新的一年,是那么地充满期待,对美满和谐的生活,是多么地向往!礼堂里的一阵阵热浪,让每一个人都心潮澎湃。
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此文获2011年度省企业报一等奖

相干资讯
·冬日(外一首)
·煤的自白
·凝视那高贵的黑色
·我的姥爷
·【心香集束】 散文——梳子

关闭窗口

 
版权所有:银河国际在线赌场
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闽江路237号
黑娱乐平台12001160号-1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